岚断风桥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这不幸如此之多

终于放假了,可以好好说一说关于江歌案的想法。

如花一般年纪的少女,在暗夜之中被一刀一刀带走生命,然后在一个平凡得有如每一个平凡的夜晚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

外面万家灯火,有人嬉笑有人玩闹,有人幸福有人痛苦。可她再也感受不到了。

而她的妈妈,此时此刻,什么都不知道。

那一刻的姑娘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有着怎样的遗憾和懊悔,带着怎样的不舍和恐惧,我们都无从得知,她留给母亲的是最后一个视频电话,留给世界的是倒在血泊里的冰冷身体。

看到采访的时候我是愤怒甚至崩溃的,因为一个人怎样才能在面对镜头的时候还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为人的礼貌暂且不论,你面对的人不是一个路人,不是简单的受害人,是你间接杀死的人的母亲啊。

后来却又平静,因为这就是她的为人和家教了,父母如此,怎么对孩子要求她道德高尚品质优良。

人们需要用对刘鑫的指责和谩骂,来释放对一个惨死少女的同情和悲悯。

我们什么都做不了,除了让她生不如死,百倍煎熬。

那么多天的热搜,真正让我哭出来的有两次。

一次是王志安在江歌家里采访她的妈妈,采访中间憔悴的母亲突然哭起来,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前年的生日歌子托同学给我买了花和蛋糕,去年我去日本看她,她送了我一块手表,可是今年呢?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的歌子又在哪里。

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哪怕此时此刻回忆起这一段,眼泪也不自觉的留下来。

是啊,这样好的一个姑娘,她又在哪里呢。她会不会也想给妈妈过一个惊喜的生日,想着怎样让妈妈高兴一些,哪怕身在远方也能把对妈妈的爱带到她面前。

看到这个采访的不久之前是我妈妈的生日。我在几万公里之外的美国,找了一家花房工作室给妈妈买了一束花,千叮咛万嘱咐,在妈妈生日的那天送到了她手上。

于是那一瞬间,感同身受。

留学生啊,哪一个不是身在千里万里,身边车水马龙高楼大厦,可心还记挂在一座生活了二十年的小城,那里有一间房子,可能不大,却是全天下最温暖的地方。房子里的人可能会和我吵架,可我就是爱她。每一个节日都要认真算好时差,让一束花或者一句话,代替自己陪在他们身边。

我离你们好远好远,可我也一直都在啊。

第二次,是网友找到江歌的微博。

简单的微博,没有自拍,更多的是转载,有的时候是做饭视频,有的时候是奇闻逸事搞笑视频,有的时候是世界各地的好风景,配文是几颗红心或者一句“希望有一天能去看看”。

哦对了,她还喜欢A团,喜欢大野智。

如同每一个普通的小姑娘,不是网红,没有多少粉丝,上微博只是为了了解这个世界,知道每一天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哪里有怎样的故事和风景。

已经许久没有更新的微博评论都多了很多,有同饭一个团的妹子说来生还要做大野智的女人,或者我替你去看看这个世界,最感人的是一个西藏的妹子说回家的时候要为歌子挂风马旗,为她诵经。

再一次的,眼泪哗啦啦的淌下来。

原来世界上还有很多善良的姑娘,她们或许和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或者身在我们梦想前往的远方,或者分享同样的爱好,陶醉同一个人的面貌。

在我们无知无觉的某一天晚上,就是这样一个姑娘离开了这个有些残酷也有些孤独,但更多是美好的世界。

或许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无法抑制的难过与悲伤,都是因为这个女孩和我们太过相像。

这件事从一开始,我的重点一直都在刘鑫的态度上。

因为人都是自私的,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从来都是有道理的,我也相信。

扪心自问,我都没法回答如果那一刻在门里的是我,我会怎么做,我羞于回答,甚至羞于思考,因为我不知道,我会在内心深处得到怎样一个最真实的答案。

因为这样的换位思考,我没法把自己放在制高点来审判刘鑫什么。

可是我知道,如果是我在那短暂的几分钟里在门里煎熬,在友谊甚至人性面前选择苟且偷生,选择牺牲道德来换取活下来的机会,之后我要认真的道歉,要跪在江歌母亲的面前乞求她的原谅,悲痛欲绝的母亲会打我骂我羞辱我,网友会人肉我咒骂我指责我,但我不会离开,从今天开始哪怕离开自己的父母,江歌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江歌的家事就是我的家事,无论多么痛苦煎熬,我都要承担,因为我卑劣的用别人的生命换取了我生的机会,因为这些都是本该死去的我苟且活下来应得的报应和惩罚。

这是用江歌一条无辜又美丽的生命,偷来的命啊。

可这些,懊悔,内疚,惭愧,在刘鑫身上,我统统没看到。

由此,刘鑫该死,却又不能让她死去。法律会给陈世峰应有的审判,可她活该活下来,承受一辈子舆论的压力,公众的谩骂,活该一辈子体会生不如死。

绝不能放她逍遥离开。

看到采访之后的那天晚上,我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和妈妈视频,快要挂电话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江歌的事,于是和妈妈说妈妈我爱你啊,我怕如果有什么意外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我爱你呢,妈妈,我爱你啊。

妈妈有点好笑好像也有点慌张,赶快和我说,瞎说什么呢,别瞎说话。

我笑了,照例给她一个飞吻,挂了电话。

这个世界上的不幸如此之多,飞来横祸或者人心难测。如今能每天给妈妈一个吻,我也觉得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