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香槟的冬天至今没有个正经样子
大概是因为在北方人的眼里没有雪就不算冬天
风却总是吹着,不愧与风城比邻
于是芝加哥的风一路南下
似乎能在绿街上嗅到城市的喧嚣

冬令时还没来的时候
晚上五六点回家的路上总是能看到远处烟紫色的晚霞
沿着绿街一路笔直向前
好像就在眼前却也只能留在眼前
延伸出去,到双子城我并不知道的角落
再到我从未前去的城市

忽然想起大一的时候和曾经喜欢的男生一起开车兜风
在一座小镇,有一辆交通工具就意味着一个更大的世界
意识到这一点,是我们分开的很久之后,久到我们之间再无爱也无恨
久到最初的暧昧或是缱绻都无影无踪

那时
我开始发现这座双子城里隐藏的餐馆或是酒吧
开始走向小镇深处,看一场电影或者把风衣送去一对老夫妻那儿干...

我想去上海,想去CP想去BML,可我害怕它的冷漠,也厌恶它的刻薄

我想去日本,想去柯南里提到的每一个地方,想看平次的故乡,想追着樱前线一路北上,想在天空树上看夜景;可我怕它的压抑,怕它隐藏在美好下扭曲的真实和人性

这世界上那么多城市,有那么多我想去的地方,可没有一座让我志得意满,每一处都让我想要追逐又惴惴不安

于是总是漂泊

不知归来是否还能是少年,可的确想要出走半生

© 岚断风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