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断风桥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并蒂花(二)

*平新,微白黑

*点梗,大学同居

*[预警!]小兰出场,注意避雷

* OK?じゃ!

 

 

 

书上说,平静的生活让人懒散却又习惯,在一日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所有的激情和勇往都终将被消磨。

 

 

 

 

你应该少看这种矫情的书。工藤新一对着电脑头也不抬。

 

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你翻白眼了!新一! 镜头另一端的年轻姑娘叫起来。喂,我好不容易联系你,你倒是抬头看看我嘛!成天低着头,小心颈椎病!

 

如果你不咒我就不会。说着,终于抬眼看向视频里元气满满的姑娘,再说,又不是我不想联系你,明明是你说毕业项目结束之前不想被打扰。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不忙?

 

快结束了嘛,又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现在都解决啦。很快我就可以毕业了! 小姑娘笑得愉快又骄傲。

 

那很好啊,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可能回日本,也可能留在这边先尝试着找工作,但希望很低啦。而且妈妈的工作也要结束了,很快她也要回日本了。

 

回来吧,我觉得还是日本更适合你,你在美国这么长时间,人都胖了不少。

 

哇!新一你又皮痒了是吧!我明明瘦了很多啊!连妈妈都说女孩子应该再胖一点才好看!

 

闻言,工藤新一眼里露出温柔的笑意,连嘴角都微微弯起来。

对话框里张牙舞爪的姑娘,叫嚣着等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他看着她眼里闪耀的色彩,由衷的为她高兴。

 

其实,兰没有因为在垃圾食品的发源地生活了几年,体型就入乡随俗;相反,和十几岁的时候相比,她的确清减了很多。

 

兰的母亲妃英理在他们毕业的那一年接到了一个来自美国的委托。很大的案子,调查起来很是麻烦,对方希望英理能亲自到美国,方便双方的合作和交流。英理考虑了很久,最终提出希望兰能和自己一起前往并且在美国继续学业。

大概是一开始的不适应,兰在刚到美国的前几个月很是低落。她的英语远没有新一熟练,平时也只是能应付日常的对话而已;再加上母语日语的天然加成,她与周围人的交流变得一塌糊涂。

时间久了,她变得不爱说话,然后陷入更没有人和她交流的恶性循环。反正也没人能听懂,我干脆闭嘴好了。那时候的小姑娘难得垂头丧气,看着只能出现在视频里的幼驯染,悄悄红了眼睛。

工藤新一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马从来都是不屈不挠的性子,能让战斗力满级的姑娘露出这样的表情,想来事情是很严重了。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兰终于找回了越挫越勇的那股脾气,不过小一年,就又变成了人群里耀眼的姑娘。

还好不管过了多久,在什么地方,她还是那个热情又明媚的她。


 

不说我了,兰忽然调转枪头,新一你最近怎么样?

 

我?还是老样子,上班下班,两点一线。工藤新一试着回避关于自己的话题。

 

别跟我耍花样,你……还没联系他?兰小心翼翼的开口。

 

谁?工藤下意识的接了下去,又恍然。

 

谁呢,还能是谁呢,还会有谁呢。

 

没有,恍惚间变得深沉的目光被投向不知名的角落,我们也没什么好聊的。

 

新一!兰立刻皱眉,你还是没有想明白……这样逃避不是解决的方法,你能逃一时,难道还能逃一辈子吗。

 

一辈子啊……工藤露出稍显苦涩的笑,向后靠在宽大的办公椅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辈子能有多长啊,一转眼就过去了。像我,现在还能想起国中的时候和你一起上学的日子,可现在你大学都要毕业了。

 

黑发的青年仰头看着天花板,一辈子其实很短啊,兰。

 

要是可以逃一辈子,也是好的……吧。

 

你逃得开他,逃得开自己吗?笑容恬静的女孩望着曾经稚嫩的青梅竹马如今越发英俊的面孔,偏着头问道,

新一,你为什么要害怕呢?

工藤怔怔地看着微笑的姑娘,害怕?

 

……你,是我们的骄傲啊。

 

脑海里轰然作响,像尘封的大门被推开,像炙热的子弹穿透胸膛。

兰的脸渐渐失真。

 

这么久以来,有人说他任性,有人怪他骄纵,他不置可否,也不可辩驳。

 

可是他的小姑娘对着他说,你是我们的骄傲啊。

 

在这一刻,他终于清楚地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怕让其他人失望,怕让自己失望,最怕让那个人失望。

 

不应该存在的牵绊,不该纠缠不休的人,不能曝光在大众之下的感情,无法做出的回应。

 

他低下头。

 

哪怕是这样的工藤新一,依然是吗……

 

依然,永远。

 

毛利兰定定的看着实际上距离整个太平洋的湛蓝色眼睛,仿佛这一秒它就在自己面前,她笃定毅然,像是说出世间亘古、不容质疑的真理一般,

 

不相干的我不了解,但是我能确定,从小到大,只要你在我的身边,你就是我的骄傲。相信对于叔叔阿姨,也是一样的。

 

当然,还有服部君。

 

虽然隔着屏幕,工藤却觉得,兰盯着他,把这句话直接送进了他的灵魂里。

 


按灭手机,工藤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视频的最后,按照惯例,他要对兰说一声对不起。

未及开口,便听到女孩的制止:

 

又到了‘对不起时间’?不许再和我说对不起!

 

他也知道,有的事情说多少遍抱歉也不能削减掉当初的伤害,这只是他自私的、给自己安慰的方式。

 

工藤看着暗沉的室内,脑海里回响着兰的话。

 

新一,我当初放开你,绝不是为了听你说一辈子对不起的。

我也好,和叶也好,放开你们的手,绝不是为了让你们一辈子内疚,而是让你们能真正的幸福。

如果说了对不起,岂不是太辜负我们的放弃。

你觉得这件事出乎你的预料,打乱了你的人生,可对服部,难道不也是一样吗?所有你所背负的、你所不想面对的,难道服部不曾面对、不曾想过吗?

难以辜负的青梅竹马,同辈难以匹敌的才华,父母的光环,周围人的期待,远大的理想,你所拥有的,不论是好的坏的,服部一样拥有着,那些让你骄傲的,也让他快乐着,而那些让你痛的,也让他纠结着。

你们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是相同的。

可他还是选择告诉你,哪怕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局,他始终选择尊重对你的感情。

 

新一,在这件事上,你远没有服部勇敢。

 

你好好问问自己,这世上没有一段感情是谁的劫难,你究竟把这段感情当成什么? 

你可以不告诉我,不告诉任何人,但你不能不告诉自己的心。

你知道自己的心意吗?

  

他又想起那个清晨,那个让他无数次回忆,既无法面对又满心悸动的清晨。

 

“我知道你醒着,”身边传来青年情事过后独特的暗哑。空气里还缠绕着暧昧的丝线,交缠着叫嚣着,企图寻找一个缝隙钻进彼此的心里。

 

被戳穿的人没有动,在一个人伪装的空间里静静地思考。 

他漫无边际地想,他们应该交换一个吻,再一起洗一个晨澡,涂上薄荷香气的香波;或者干脆在朦胧的晨光里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再来一遍。

总之,不该像他此时此刻这样。

 

心中悲伤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工藤,我是个藏不住话的直性子,想到的事情总要说出来。你知道的。

不,我宁愿我不知道,别说……

 

虽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神展开,我也没想这么快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快停下……

 

但我确定这不是意外,我也绝不后悔。语气忽然坚定。

求你,别说出来……

 

工藤,你知道的吧

我喜欢你。

 

他悬在心里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掉了下来。

功亏一篑。

这下,真的结束了。

 

他想着,紧紧攥成拳的手,无力地散开。

 

于是他睁开眼。


服部,我们,别再见面了。

 

空气里的红线,终于断了。




TBC

--------------------------------

抱歉拖了这么久啊,还欠着一篇高考的盲狙,还有一脑袋黄色废料和一大堆想写的梗,这一篇还不知道要写多长。

呀真烦。

其实这一章我真的不想写成这样,估计没有谁比我更讨厌大段对话的过渡章,可没办法,无论对岸的风景多么美好,我总要先想办法渡了这条河。

预警里打了预警,主要是因为怕一些人不喜欢兰的出现。其实我真的蛮喜欢小兰的性格,邻家女孩的感觉,和和叶一样,心爱的男孩在前面冲锋陷阵,她们在后面注视着,为他们点一盏归家的灯,毕竟再伟大的英雄,也逃不过一句お帰り的温暖。作为坚定的新兰平和党,小兰和和叶注定会以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的样子出现,为偶尔迷茫的男孩子们说一些能安慰他们的话。这大概和我磕平新并不矛盾。

过渡章终于糊弄了过去,前半段真的写得太垃圾,只能请大家凑合着看;还好后半段是我喜欢的样子,只要逃离了大段对白,估计我就很开心(笑

总之,如果写出了你心中的他们,那就太好了;如果你恰巧喜欢,就给你一个么么哒吧^^

鞠躬。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