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断风桥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一生——如云般消散



*又名捅刀那天

*或AI捅我的刀子我要分发给大家

*原作背景

*💔心碎的BE预警

*默认看破不说破的老夫老妻

*OC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离别的那天,天气很不好,阴沉沉的天,似乎要下雪了。

天时地利人和,这气氛太适合死别。

如果他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不,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想选一个好天气,虹销雨霁,日丽风清。


他是赤王,诞生于烈火,火焰在他有生之年都围绕着他的王座;如今赤火燃尽,死在这样一个阴天,有点冤枉。


重要的是,他不想以后宗像想起这天,他们的最后一面还是灰色的。

碍于身份立场,赤王和青王的私会总是要选在夜色之中,灯光昏暗,人影憧憧。灯光迷离的酒吧,空无一人的午夜街角,有时候甚至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他们拥抱,接吻,做爱。用手指和嘴唇一遍一遍描摹对方的轮廓记下彼此的样子,然后用血刻进灵魂里。有的时候周防甚至会怀疑以宗像那能把鸟笼看成乌笼的眼睛,到底能不能看清身上的人是谁。


赤王与青王,毁灭和秩序,连镶在达摩克利斯之剑上的宝石都在两端。

谁不想与爱人在阳光下行走,只是无论是宗像还是他,意识里总有一些比感情更重要的东西。久而久之,这不知是好是坏的认知成了他们的默契。


现在想来,虽然是堂堂正正但总算不得正大光明。总还是有些遗憾。




一剑落,一剑出。

落下的是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出鞘的是宗像的天狼星。

剑入胸口不是很疼,痛感甚至比数个夜晚让他惊醒的灼烧的梦要轻微许多。

困扰他许久的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于是争先恐后地流出他的身体。




心跳得很快,像是它预示到了这就是它生命的尽头,于是要用尽全力汞出最后一泵血。

但也许是因为宗像就在他身边也说不定。

毕竟上一次他们离得这样近,已经是几周之前的事情了。

太久了。


可他还记得他的呼吸。




生的感觉消失得很快,他渐渐感觉不到身边那人的气息和心跳。估计气息大概是乱了,但心跳还是稳的,一如既往。



死亡很轻,像春天落尽的最后一朵花,冬日飘下的第一片雪,此时此刻头顶上的一朵云。




“宗像,下雪了。”

“是啊,下雪了。”



漫天飞雪。

然后,云就散了。










the end










——————————————


好久之前流行的AI测cp的一生,没想到简直是AI成精,两个人的三个词每一个都稳准狠地扎在心上。一直想写出来,在火车上忽然就来了灵感。


周防还剩下两个,估计会写完;宗像的最后一个简直就是这一篇的宗像视角,希望也能写出来。感觉好像柯南哦,二十年后重新放一遍第一集,讲一讲一切都是怎样开始的,故事还没发生的最初,每个人都在做些什么。


那我大概是想写最后一天吧,写一写捅刀当日两个人在最后的时刻都在想什么。


总逃不过要心疼宗像。


毕竟被留下的人最痛。


顺带心疼被原作捅死的我们。


总之,如果你也喜欢,那就太好了。


鞠躬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