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断风桥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并蒂花 (一)

*平新,微白黑(这对是叫这个?)

* @缺粮零 的点梗,大学同居(住一个宿舍勉强算同居?)

*篇幅不定,全看灵感

❤️❤️❤️

 

他们的第一次就发生在那张床上。

 

推开许久未曾走进的宿舍门,这是工藤新一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住了很多年都不曾翻修的宿舍似乎更破旧了一些,当初抱怨着,居然也坚持着住了四年。

 

现在想想也是惊奇,一个屋子四个人,大阪府警本部部长的少爷,警视厅警视总监的儿子,二代怪盗基德,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哪一个不是身家不菲、头衔惊人的。可即便是如此,四个小子挤在一间小破宿舍里过夏天没空调,冬天没电暖的日子,一过就是四年。

 

面前屋子里的陈设不大相同却也大同小异,空空如也却还没来得及扔掉的外卖盒子,汤汁都干涸掉的杯面,挂在上铺永远单只的袜子,以及风过时扬起的泛黄色窗帘,动作间带起的尘埃,特定角度才照进来的阳光。这些都在给人一种暗示,一切似乎都和从前一模一样。

 

可是。

 

目光触及范围里的东西都不再是自己熟悉的样子,连带着嗅觉,都不再与那时相同。

 

他就是想起了当初。

事无巨细的,一针见血的。

―――――――――――――――――――――――

 

那时他们是学校里的绝代双骄。

 

不知何时起,学校里开始有人叫他们并蒂花,居然还广泛流传。

 

这形容不好。

 

多年前工藤新一第一次听到这代号的时候就皱了眉。

 

东大双星,东西双子,不都是很好?工藤不懂那个想出这名字的人是有多恶趣味又对他们有什么误解。

 

且不说他还没娘娘腔到希望别人用花来形容自己,当他是歌舞伎的花魁吗?并蒂花,并蒂,又是什么意思?

 

花魁?你们两个要是去做了花魁,工藤你倒也罢了,带着服部君的妈妈桑岂不是要赔死。白马听了之后意外的给了评价。

 

服部还茫然的问了为什么。

 

就凭服部君你那张脸,每天光上妆都要用掉人家多少粉。

 

工藤新一至今记得宿舍里回荡着的白马的呼号,鸡飞狗跳。

 

 

就算是花,我也是一朵小白花。

明明自己这么白,那家伙活像一块黑炭。

 

想到这里,工藤新一把枕头甩在了刚洗漱回来还抱着盆进门的服部身上。

 

你个霸王花,哼!

 

服部:喵喵喵???

 

 

就算是并蒂,如果说是与那不正经的小偷倒也就算了,那家伙生来和自己一模一样;和服部那个家伙又算是怎么回事。

 

偏偏服部还不知死的凑到他眼前来,笑嘻嘻的一张脸,多好啊,工藤你,和我,并蒂花。

 

哪里好?他翻了个白眼。

 

说明大家都看出我们俩关系好了啊!好到长一个树杈,穿一条裤子!

 

典型的白痴答案。

 

去去去,谁他妈想和你穿一条裤子。

 

 

不知道是不是应了这名号,他们最终还是变成了并蒂花,头尾相缠的那种。

 

或热情或高冷的青年,在一个无人知晓的清晨,在破旧宿舍的单薄木板床上,从肉体到灵魂,紧紧相连。

―――――――――――――――――――――――

 

大学毕业之后的这几年,相比于服部,工藤新一的确过得松散了些。还没领到结业证,那家伙就已经乐颠乐颠的跑去警视厅实习,生生熬到那里上到警视厅长下到食堂阿姨都知道了大阪府那个服部平藏的儿子不在老爹手底下做事反而跑来东京混了。

 

白马直接回英国做了个片警,因为非要从基层警察做起还和家里大闹了一场。

 

至于这大闹的一场是如何以白马收拾包袱净身离家出走为开端,又是如何以黑羽快斗把一大清早就出现在家门口的人捡回了自己家为结束,就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那时的他们多多少少都长出了点年轻人的傲骨,梗着脖子拒绝送到眼前的光鲜,非要用自己一身骨血踏出一条路来。

 

 

至于工藤,大学毕业之后他没有立刻去工作,更是直接回绝了目暮警官对自己到警视厅的引荐,回家关起门来做起了刑侦方面的研究工作。周围的人不能理解,他们这一群人,工藤是他们眼中理所应当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有人抱怨他浪费别人的心意,有人嘲讽他不识抬举,一时间流言蜚语像是曾经的光环将他层层围住,在汹涌的不知走向何处的河流里,将他越推越远。

 

他还记得分别的那一天,服部平次望着他的眼睛许久许久,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

 

那不是他们第一次分别,可工藤知道,今时今日道别过后,再相见已是不知何年。

 

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选择,他的内心矛盾而复杂。明明这是他奋斗至今的目标,解释给别人听的近乡情怯再怎么冠冕堂皇,也不能骗自己。他只知道这似乎是对的,对于未来,对于自己,对于某一段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又或者对于那个人。年轻的侦探对未来不确定的“似乎”,让他在毕业之时就停下了脚步,无论在哪一方面。

 

 

这之后的一切似乎顺理成章。工藤优作的职业对他的帮助很大,毕竟对于书本,作家还是最熟悉的。

他现在是大学里的客座教授,每周逢二四到学校讲刑侦;在家旁边的警队混了个顾问的活计,没事儿的时候到警队报个到顺便看看有没有感兴趣或者警队悬而未决的案子。其余时间就窝在书房里看书写作。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到处跑也没个正经,任性的很,和二年级也没什么区别。

 

在美国的灰原哀听闻,翻了个白眼给了如上评价。

 

灰原在组织覆灭之后毅然的接手了APTX的后续工作,用她的话说,做事要有始有终,她惹的祸,总要由她来解决。勇敢的女孩拉起行李就去了美国,当初一个人赴的战场,千帆过尽,终又是一个人继续前行。

 

 

似乎所有人都在前进,只有他被留在了原地。

 

好在这几年过去,他也已经习惯。曾经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好像已是前世,就像从前冲锋陷阵、听到案件就双眼发光的人不曾是他。如今他的生活平静安和。大学是个安静做学问的好地方,客座教授的课业压力不大,又不用做导师带学生,还能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讨论对问题的看法;在警队挂个闲职更是方便了他接触一手的案件资料,毕竟在现在的社会,曾经的名号再怎么响,在有些事情上也远没一个职位好用得多。

 

这样也很好,他安慰自己,一次又一次。




tbc

-------------------

大家好,这里点梗都被屏蔽的无辜人。真的不知道lof爸爸的g点究竟是什么…… 

说回这篇。

之前也说了,喜欢柯南这么多年,一直不觉得平新是冷圈或者邪教,结果现实妥妥打脸,何止冷圈,分明是北极圈。愤怒之下怒而开坑,算是对自己的一点安慰。

本来的设置是一篇短篇,很爽很爽的一发完,结果现在打出来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我点梗那天半夜睡不着觉连夜爬起来码的,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临时拼凑,怎么也找不到感觉,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喜欢,还不如就停在这里。大概我是天生的夜猫子写手,白天工作效率奇差,晚上想什么来什么。

好吧,拉你们入坑,如果我能写完。


回应 @缺粮零 的点梗,大学同居,勉勉强强算是个同居吧,毕竟同住屋檐下。主要是提起大学,第一个进入我脑海的场景,就是多年以后工藤回到他们曾经一起住的宿舍,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仿佛穿越时空,褪去青涩的工藤看着曾经的他们在那张床上酱酱酿酿,不由感慨一切不再。

至于酱酱酿酿的细节,我们以后再提ˊ_>ˋ

就这样吧,我的废话很多,望你们体谅。

文笔一般,博君一笑,聊以慰籍。

如果能有评论就太好了。

望你们喜欢,鞠躬。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