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断风桥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一生——如云般消散



*又名捅刀那天

*或AI捅我的刀子我要分发给大家

*原作背景

*💔心碎的BE预警

*默认看破不说破的老夫老妻

*OC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离别的那天,天气很不好,阴沉沉的天,似乎要下雪了。

天时地利人和,这气氛太适合死别。

如果他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不,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想选一个好天气,虹销雨霁,日丽风清。


他是赤王,诞生于烈火,火焰在他有生之年都围绕着他的王座;如今赤火燃尽,死在这样一个阴天,有点冤枉。


重要的是,他不想以后宗像想起这天,他们的最后一面还是灰色的。

碍于身份立场,赤王和青王的私会总是要选在夜色之中,灯光昏暗,人影憧憧。灯光迷离的酒吧,空无一人的午夜街角,有时候甚至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他们拥抱,接吻,做爱。用手指和嘴唇一遍一遍描摹对方的轮廓记下彼此的样子,然后用血刻进灵魂里。有的时候周防甚至会怀疑以宗像那能把鸟笼看成乌笼的眼睛,到底能不能看清身上的人是谁。


赤王与青王,毁灭和秩序,连镶在达摩克利斯之剑上的宝石都在两端。

谁不想与爱人在阳光下行走,只是无论是宗像还是他,意识里总有一些比感情更重要的东西。久而久之,这不知是好是坏的认知成了他们的默契。


现在想来,虽然是堂堂正正但总算不得正大光明。总还是有些遗憾。




一剑落,一剑出。

落下的是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出鞘的是宗像的天狼星。

剑入胸口不是很疼,痛感甚至比数个夜晚让他惊醒的灼烧的梦要轻微许多。

困扰他许久的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于是争先恐后地流出他的身体。




心跳得很快,像是它预示到了这就是它生命的尽头,于是要用尽全力汞出最后一泵血。

但也许是因为宗像就在他身边也说不定。

毕竟上一次他们离得这样近,已经是几周之前的事情了。

太久了。


可他还记得他的呼吸。




生的感觉消失得很快,他渐渐感觉不到身边那人的气息和心跳。估计气息大概是乱了,但心跳还是稳的,一如既往。



死亡很轻,像春天落尽的最后一朵花,冬日飘下的第一片雪,此时此刻头顶上的一朵云。




“宗像,下雪了。”

“是啊,下雪了。”



漫天飞雪。

然后,云就散了。










the end










——————————————


好久之前流行的AI测cp的一生,没想到简直是AI成精,两个人的三个词每一个都稳准狠地扎在心上。一直想写出来,在火车上忽然就来了灵感。


周防还剩下两个,估计会写完;宗像的最后一个简直就是这一篇的宗像视角,希望也能写出来。感觉好像柯南哦,二十年后重新放一遍第一集,讲一讲一切都是怎样开始的,故事还没发生的最初,每个人都在做些什么。


那我大概是想写最后一天吧,写一写捅刀当日两个人在最后的时刻都在想什么。


总逃不过要心疼宗像。


毕竟被留下的人最痛。


顺带心疼被原作捅死的我们。


总之,如果你也喜欢,那就太好了。


鞠躬


又远又近

终于知道了失落的心情

心跳着跳着就没了着落

有什么用呢,悲秋怀春的

也只是感动了自己

这是什么神仙AI啊T T

哭瞎了(꒪ཀ꒪)

连AI都知道他们BE了系列(._.)

灵修夫妇|十题

*记个BE十题的梗,实在是太适合灵修了,有时间就展开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凤凰,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逃不过的两相别离

 

“谁干的?”

“给我查!”

   ……

“凤凰!你回头看我一眼啊!求你转身看我一眼!凤凰!!”

   ……

“锦觅……锦觅你别走,别走,别走!”

   ……

“你怎么了?为何这样锦觅?不要离开我,求你别离开我……你才说过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永生永世不分离,你刚刚答应我的……不要……锦觅我求求你好不好,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跨不过的生与死

 

“风水轮流转,当年她寻你,如今你寻她,为何总要将这无边的遗恨,留在悲苦无尽的忘川里呢。”

 

*抹不平的信任危机

 

“是你杀了爹爹!是你杀了临秀姨!”

  ……

“我记得清清楚楚,临死之时,水神赠我的两个字,从未,旭凤至今奉为金科玉律,一刻都不敢忘记。”

“陨丹,这个物件编得好生别致。今后,你若再说一句爱我之谬言,我便立刻杀了你,说一次,剐一次。”

 

*不能相守至白发

 

“这酒,本是为你这殉葬之人准备的,如今,我们却颠倒了。”

“你终是没有守诺,但我不能食言。我应承你的,一样一样,都会为你做到”

“这交杯酒,你不能喝了,为夫替你喝,可好?”

“反正被你折麽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生,这一命。”

“只是不成想,最终,却是我为你殉葬。”

“我很满足。”

 

*从并肩到对立


“我的寰谛凤翎只此一只,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

“陷害,是她害我,还是你害我啊?”

“你一次次地潜入魔界,都是润玉指使的吧?莫要以为我还会像从前一般天真,再上你一次当。今日你若是伤穗禾一根汗毛,我便让你灰飞烟灭。”

“连你也背叛我……”

  

*婚礼的祝福

 

“你可曾,爱过我?”

 

*永远无法得到的你

 

“缘来缘去终会散,花开花败总归尘”

 

 

 ---------------------

两天看完全剧,一秒入坑,灵修夫妇真的太棒了T T

伦哥和紫妹的哭戏真的太要命了!两个人眼泪一下来,我的纸巾就不够用了

在b站搜刮各种视频,ball ball首页的灵修女孩们去看十七辛太太的《大雨将至》和《一生等你》!!神仙下凡剪视频!《一生等你》真的太适合灵修了,有时间要写文!

灵修女孩永不服输!!!


能一起看深夜电影的人

消失了

给最好的@悲欢收敛° 
大概是全世界最后一个repo吧?熬过了final熬过了炎热的夏天,在某一个时刻看到本宣然后飞奔去马爸爸那儿拍下来。
我总是相信这种奇异的巧合。

说实在的,尊礼真的已经走过了最好的岁月,大家哭着笑着,吵着闹着,想着各个世界里各种各样的周防和宗像,他们或许相守或许别离,这期间多少人多少事早已数不清。但惟独没变过的是他们依然相爱,从始而终。

相信悲欢也是如此爱着相信着,才能写下这么多美好的文字,笔者对角色的爱,永远能在文字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替他们告诉彼此,亲爱的,我爱你。

就像我要告诉悲欢,亲爱的,谢谢你。不管发生多少事情,如今的我们还在这个坑里,哪怕不能走到遥远的以后,但在此时此刻,看到你,看到你的故事,我很开心。

珍惜所有相聚的时刻,哪怕有一天一定要分离,曾经的辉煌时刻已经足够我们回忆。

为我们痴心不改,为他们始终相爱。

初心

尊礼初心啊,如今他们终于又回来了。
久别重逢,相见总是欢喜。
哪怕经年累月,哪怕故人不再来。
想当年入尊礼的坑,白云诗太太,半仙老师,遐迩太太,总爱发刀的白槑老师,猫薄荷,卷毛。
多么好的年岁,就像这么好的他们。
如今他们回来了,你们,还在吗?
致敬所有曾经为双王奉献过的太太们老师们,让我们有这么多故事可以说。
致K,Seven Stories。
@宗像遐迩 @糊半仙 @白云诗 

并蒂花(二)

*平新,微白黑

*点梗,大学同居

*[预警!]小兰出场,注意避雷

* OK?じゃ!

 

 

 

书上说,平静的生活让人懒散却又习惯,在一日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所有的激情和勇往都终将被消磨。

 

 

 

 

你应该少看这种矫情的书。工藤新一对着电脑头也不抬。

 

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你翻白眼了!新一! 镜头另一端的年轻姑娘叫起来。喂,我好不容易联系你,你倒是抬头看看我嘛!成天低着头,小心颈椎病!

 

如果你不咒我就不会。说着,终于抬眼看向视频里元气满满的姑娘,再说,又不是我不想联系你,明明是你说毕业项目结束之前不想被打扰。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不忙?

 

快结束了嘛,又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现在都解决啦。很快我就可以毕业了! 小姑娘笑得愉快又骄傲。

 

那很好啊,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可能回日本,也可能留在这边先尝试着找工作,但希望很低啦。而且妈妈的工作也要结束了,很快她也要回日本了。

 

回来吧,我觉得还是日本更适合你,你在美国这么长时间,人都胖了不少。

 

哇!新一你又皮痒了是吧!我明明瘦了很多啊!连妈妈都说女孩子应该再胖一点才好看!

 

闻言,工藤新一眼里露出温柔的笑意,连嘴角都微微弯起来。

对话框里张牙舞爪的姑娘,叫嚣着等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他看着她眼里闪耀的色彩,由衷的为她高兴。

 

其实,兰没有因为在垃圾食品的发源地生活了几年,体型就入乡随俗;相反,和十几岁的时候相比,她的确清减了很多。

 

兰的母亲妃英理在他们毕业的那一年接到了一个来自美国的委托。很大的案子,调查起来很是麻烦,对方希望英理能亲自到美国,方便双方的合作和交流。英理考虑了很久,最终提出希望兰能和自己一起前往并且在美国继续学业。

大概是一开始的不适应,兰在刚到美国的前几个月很是低落。她的英语远没有新一熟练,平时也只是能应付日常的对话而已;再加上母语日语的天然加成,她与周围人的交流变得一塌糊涂。

时间久了,她变得不爱说话,然后陷入更没有人和她交流的恶性循环。反正也没人能听懂,我干脆闭嘴好了。那时候的小姑娘难得垂头丧气,看着只能出现在视频里的幼驯染,悄悄红了眼睛。

工藤新一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马从来都是不屈不挠的性子,能让战斗力满级的姑娘露出这样的表情,想来事情是很严重了。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兰终于找回了越挫越勇的那股脾气,不过小一年,就又变成了人群里耀眼的姑娘。

还好不管过了多久,在什么地方,她还是那个热情又明媚的她。


 

不说我了,兰忽然调转枪头,新一你最近怎么样?

 

我?还是老样子,上班下班,两点一线。工藤新一试着回避关于自己的话题。

 

别跟我耍花样,你……还没联系他?兰小心翼翼的开口。

 

谁?工藤下意识的接了下去,又恍然。

 

谁呢,还能是谁呢,还会有谁呢。

 

没有,恍惚间变得深沉的目光被投向不知名的角落,我们也没什么好聊的。

 

新一!兰立刻皱眉,你还是没有想明白……这样逃避不是解决的方法,你能逃一时,难道还能逃一辈子吗。

 

一辈子啊……工藤露出稍显苦涩的笑,向后靠在宽大的办公椅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辈子能有多长啊,一转眼就过去了。像我,现在还能想起国中的时候和你一起上学的日子,可现在你大学都要毕业了。

 

黑发的青年仰头看着天花板,一辈子其实很短啊,兰。

 

要是可以逃一辈子,也是好的……吧。

 

你逃得开他,逃得开自己吗?笑容恬静的女孩望着曾经稚嫩的青梅竹马如今越发英俊的面孔,偏着头问道,

新一,你为什么要害怕呢?

工藤怔怔地看着微笑的姑娘,害怕?

 

……你,是我们的骄傲啊。

 

脑海里轰然作响,像尘封的大门被推开,像炙热的子弹穿透胸膛。

兰的脸渐渐失真。

 

这么久以来,有人说他任性,有人怪他骄纵,他不置可否,也不可辩驳。

 

可是他的小姑娘对着他说,你是我们的骄傲啊。

 

在这一刻,他终于清楚地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怕让其他人失望,怕让自己失望,最怕让那个人失望。

 

不应该存在的牵绊,不该纠缠不休的人,不能曝光在大众之下的感情,无法做出的回应。

 

他低下头。

 

哪怕是这样的工藤新一,依然是吗……

 

依然,永远。

 

毛利兰定定的看着实际上距离整个太平洋的湛蓝色眼睛,仿佛这一秒它就在自己面前,她笃定毅然,像是说出世间亘古、不容质疑的真理一般,

 

不相干的我不了解,但是我能确定,从小到大,只要你在我的身边,你就是我的骄傲。相信对于叔叔阿姨,也是一样的。

 

当然,还有服部君。

 

虽然隔着屏幕,工藤却觉得,兰盯着他,把这句话直接送进了他的灵魂里。

 


按灭手机,工藤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视频的最后,按照惯例,他要对兰说一声对不起。

未及开口,便听到女孩的制止:

 

又到了‘对不起时间’?不许再和我说对不起!

 

他也知道,有的事情说多少遍抱歉也不能削减掉当初的伤害,这只是他自私的、给自己安慰的方式。

 

工藤看着暗沉的室内,脑海里回响着兰的话。

 

新一,我当初放开你,绝不是为了听你说一辈子对不起的。

我也好,和叶也好,放开你们的手,绝不是为了让你们一辈子内疚,而是让你们能真正的幸福。

如果说了对不起,岂不是太辜负我们的放弃。

你觉得这件事出乎你的预料,打乱了你的人生,可对服部,难道不也是一样吗?所有你所背负的、你所不想面对的,难道服部不曾面对、不曾想过吗?

难以辜负的青梅竹马,同辈难以匹敌的才华,父母的光环,周围人的期待,远大的理想,你所拥有的,不论是好的坏的,服部一样拥有着,那些让你骄傲的,也让他快乐着,而那些让你痛的,也让他纠结着。

你们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是相同的。

可他还是选择告诉你,哪怕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局,他始终选择尊重对你的感情。

 

新一,在这件事上,你远没有服部勇敢。

 

你好好问问自己,这世上没有一段感情是谁的劫难,你究竟把这段感情当成什么? 

你可以不告诉我,不告诉任何人,但你不能不告诉自己的心。

你知道自己的心意吗?

  

他又想起那个清晨,那个让他无数次回忆,既无法面对又满心悸动的清晨。

 

“我知道你醒着,”身边传来青年情事过后独特的暗哑。空气里还缠绕着暧昧的丝线,交缠着叫嚣着,企图寻找一个缝隙钻进彼此的心里。

 

被戳穿的人没有动,在一个人伪装的空间里静静地思考。 

他漫无边际地想,他们应该交换一个吻,再一起洗一个晨澡,涂上薄荷香气的香波;或者干脆在朦胧的晨光里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再来一遍。

总之,不该像他此时此刻这样。

 

心中悲伤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工藤,我是个藏不住话的直性子,想到的事情总要说出来。你知道的。

不,我宁愿我不知道,别说……

 

虽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神展开,我也没想这么快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快停下……

 

但我确定这不是意外,我也绝不后悔。语气忽然坚定。

求你,别说出来……

 

工藤,你知道的吧

我喜欢你。

 

他悬在心里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掉了下来。

功亏一篑。

这下,真的结束了。

 

他想着,紧紧攥成拳的手,无力地散开。

 

于是他睁开眼。


服部,我们,别再见面了。

 

空气里的红线,终于断了。




TBC

--------------------------------

抱歉拖了这么久啊,还欠着一篇高考的盲狙,还有一脑袋黄色废料和一大堆想写的梗,这一篇还不知道要写多长。

呀真烦。

其实这一章我真的不想写成这样,估计没有谁比我更讨厌大段对话的过渡章,可没办法,无论对岸的风景多么美好,我总要先想办法渡了这条河。

预警里打了预警,主要是因为怕一些人不喜欢兰的出现。其实我真的蛮喜欢小兰的性格,邻家女孩的感觉,和和叶一样,心爱的男孩在前面冲锋陷阵,她们在后面注视着,为他们点一盏归家的灯,毕竟再伟大的英雄,也逃不过一句お帰り的温暖。作为坚定的新兰平和党,小兰和和叶注定会以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的样子出现,为偶尔迷茫的男孩子们说一些能安慰他们的话。这大概和我磕平新并不矛盾。

过渡章终于糊弄了过去,前半段真的写得太垃圾,只能请大家凑合着看;还好后半段是我喜欢的样子,只要逃离了大段对白,估计我就很开心(笑

总之,如果写出了你心中的他们,那就太好了;如果你恰巧喜欢,就给你一个么么哒吧^^

鞠躬。

又到一年盲狙时

又到了每年一度的盲狙高考题的时候……
首页的太太们,高考题了解一下?¯\_(ツ)_/¯

以前都是坐等其成,今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站了这么多CP也就平新是我能使使劲的……伤感
并蒂花的Ch2灵感不足所以写得超烂还在改,先狙一发高考,希望我大辽宁别难为我……

盲狙辽宁高考题,瑟瑟发抖地等题目下来!

高考的同学们,加油啊!

恺楚女孩真实哭泣……官方发糖犹如发皇粮,对面两个人都互咬了,这个意大利人还在和见鬼的阿巴斯培养他·娘·的默契值?!!这样下去哭泣的就不是恺楚女孩就是你了啊加图索君!醒醒啊加图索君!人家都见面了你还没想起来呢?!高天原三人组另外两个又摸头又拥抱的不带你玩了啊!!!ಠ_ಠ
但说真的,之前不管别家怎么发糖都没有太难过,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个健忘的意大利人一定会想起来,哪怕是情节需要;但是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有仙女说,“恺撒想起来楚子航的时候,就是恺楚女孩翻身之日”,底下的人评论—
“光是恺撒不记得师兄这点,恺楚就已经一败涂地了吧”

完了,瞬间心酸地流泪了……( ・᷄ὢ・᷅ )

江南啊,善良一点吧……